人民日报:国企民企应比翼双飞

 来源:人民日报 2013-04-24

4月17日下午,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召开“促进国企、民企协调发展——优化企业发展环境协商座谈会”。各相关部委代表、专家学者,来自国企、民企的全国政协委员济济一堂,共商发展大计。

  人民政协是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这次座谈会便透着浓浓的协商意味,仅看出席者名单便可见一斑,既有国企的“管家”国资委,也有民企的“娘家”全国工商联,还有负有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职责的工信部、掌握核心数据的国家统计局;再看与会委员,既有著名经济学家,又有经验丰富的政府前官员,还有国企老总、民企先锋。

  “过去开企业座谈会都是国企和民企分开的,今天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进行了新的探索,将你们请到一起开,主要是为了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实事求是地协商和讨论怎么使国企、民企共同发展,达到双赢的目的。”会议主持人、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开宗明义。

  融合发展是新趋势

  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社会投资比重达60%以上,税收占全部税收的比重为66.9%,民营工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从业人员年平均人数比重达61.3%……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报出一份2012年民营企业的成绩单。

  2003年到2011年,全国国有企业营业收入年均增长17.6%,净利润年均增长25%,上交税金年均增长19.4%……国资委副主任黄淑和道出了国企改革的亮丽业绩。

  与会者的普遍共识是,近些年来,国企与民企都获得了长足进步,双方不是此消彼长、相互对立的关系,而是共融共生、协调发展的关系。

  这正如会议现场的气氛,热烈而不对立,尖锐而不极端,各方坦陈观点,互相砥砺,共商发展大计。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李毅中,曾担任国资委党委书记,又在工信部任上主管中小企业发展,他的话也多是持平之论:“不要过多地强调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利益冲突,因为竞争是规律也是常态,要相互配合、协调发展。”对于国企民企如何协调发展,李毅中表示,一是在产业链的完善、协调和顺畅角度上广泛合作;二是在深化股份制改革,推动投资主体多元化中深度融合。“严格来讲,混合型经济、股份制经济是公有制的最好形式。”李毅中说。

  已经在国企工作20年的全国政协委员刘身利是中国农业发展集团公司老总,但他同时兼任中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会长,接触的多是民营企业。他举了个例子,以说明国企与民企的融合发展已成趋势,并且日益显示出它的优越性。“我们有个种业上市公司,过去一股独大,体制僵化、惰性严重;后来我们敞开大门,吸收民营企业加盟,他们带进了灵活的销售、人才、分配等机制,再加上我们募集资本的优势,组成了一个优势共同体。结果双方都获得了发展,资本回报率和企业规模都得到了大幅提升。”

  厉以宁在主持中提到国外媒体的一篇文章,讲的是美国究竟应当害怕中国什么,文章从中关村科技园区附近的一个咖啡馆说起,每天都有一些高端人才在聊创意、创新和创业。30年前,比尔·盖茨和乔布斯就是坐在美国咖啡馆里的这批人。“没有机制,这些人出不来。”厉以宁说,所以国有企业要改制,把民营企业的优点吸收进来;民营企业也要注意到未来新技术发展,这样两者的合作才能更好消除所有制歧视是当务之急。

    今年初以来,全国工商联分别约谈了600多名民营企业家,发放了3000多份调查问卷,形成了一个调研报告,全面反映了非公有制企业所思所想所盼。“现在民营企业家最大的期盼就是15个字:受信任、盼改革、要公平、求安全、谋发展。”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庄聪生告诉与会者。

  “现在很多地方都给企业贴标签,这让民营经济无法跟其他企业在一个起跑线上竞争。”庄聪生认为,消除所有制歧视和偏见已是当务之急,“只要是中国公民建造的企业,就是国家的企业、社会的企业、民族的企业。”

  当前,国家扶持民营企业的政策一箩筐,但民营企业的牢骚还是一箩筐。与会者在讨论中认为,关键在于不平等的竞争地位,因身份不同而形成的“玻璃门”、“弹簧门”,让民企很多时候看得见、摸不着。比如,有些领域虽然放开,但并没有明确进入的途径、进入后的管理和运行方式;比如,一些利润薄、急需资金的领域放开了,但利润丰厚的领域和环节却把在手中;还有一些领域明开实禁,由于市场改革不到位,民企根本无法进入。

  与会委员对以出身论企业,表达了改革的期待。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委员提出,现在谈解决问题都是在区分所有制前提下进行,譬如让民企能够进入一些产业,国企从一些行业退出,其实最好的方法就是摘掉所有制的标签,企业就是企业,实现国企和民企的身份统一,打破不平等的根源。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长李剑阁建议:“英雄莫问出处,企业不讲成分。今后官方文件只有用法律语言来描述,不用政治性的概念,才能真正打开一个新的局面。”

  中关村创富先锋、四通集团公司董事长段永基则直接向厉以宁喊话:“厉老师应该发挥大的作用,做出一些理论创新,我们特别期盼您写一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概论,说清楚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国有企业到底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应该占有什么地位?非公经济应该是什么地位,应该承担什么责任?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没弄清楚。”

  改革中寻找良方

  观点不同、各自表达,与会人员在热烈的讨论中增进共识,而继续深化改革,无疑是最大的共识。

  李毅中在发言中指出,改革首先是个系统工程,无论国企还是民企改革都不可能孤军奋战、单兵突进,它连接着财税、经营体制改革,乃至行政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涉及许多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难点是政府转变职能和利益格局调整。

  “国企、民企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国企当前的热点是国有资本进退问题,要坚定主业,端正投资方向;民企的重点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强化生产力要素水平,提升经营水平。” 李毅中说。

  多次参与重要文件起草的李剑阁认为,市场化的改革方向和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我们必须坚持的两条主线,而要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就要坚持三条原则:一是依法严格保护私有财产;二是契约自由精神;三是责任自负原则。“如果这三条得不到有效遵循,市场经济就一定搞不好。”

  全国工商联最近的一份调查成为李剑阁的佐证,调查显示,现有40%的民营企业认为,财产不能得到有效保护是当前最大的担忧;63%的人认为,移民的重要原因就是怕政策会变。对此,庄聪生委员给出的药方是切实营造民营经济发展的良好法治环境,“改变观念比市场准入更重要,而要改变观念,首先要营造公正、宽松的社会创业环境,还要切实加强对个人合法财产的法律保护。”

  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大通投资集团董事长李占通认为,当前国企改革,关键要明确其定位,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担负什么职责一定要清晰定位,建立平等开放的市场经济体系。“国企没有边界的发展,就是对民营企业的最大限制。”

  “我们期望一个法治、民主、公平的制度环境,无论国企还是民企,每个企业都能平等进入市场,平等获得生产要素,参与平等竞争,并接受市场淘汰机制。”李占通充满期待地说,“当什么时候我们说到一个企业,不再把关注点放在它是国企或民企的身份,而是看它本身的创造力和对社会的贡献,我们的目标就触手可及了。”

  (本文章摘自4月24日《人民日报》)

 
 
©2017 鞍钢集团有限公司 辽ICP备05004580* 建议使用IE9以上版本浏览器